吾土吾民(小說)

台灣氣節

棋局與棋士

2016司法白色恐怖

馬英九要誰承認兩國論?

我要你,我沒有騙你

二戰是歷史的斷線

台灣之爭與韓國之給

年金改革輕忽積極面?

陳師孟高處不勝寒

蔡英文之勢

獨裁者愛面子

同文同種?

偉大的人民

偉大的法官

「蔡英文總統的台灣」是憲法未來式

洪素珠與馬英九

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總統沒有不穿內褲的自由

誰說民進黨新政府沒有人才?

鄭南榕是誰?

法律殺人絕對不是萬能的

蔣介石與龍應台的歷史感

王毅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了

馬英九的歷史地位與安全下莊

中國最怕的就是民主

「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

成龍愛情的真品老早就遺失了

中國沒有戰爭的失敗

台灣族的容忍還不夠多嗎?

常識與知識是不可分割的整體

民進黨不要「忘了我是誰?」

一個中國,一個中央

行政院長張善政這個人的大事

寬容如海,成就屠殺?

重建的地圖就從救難開始

擱置爭議,共存共榮

2016台灣國的戰爭

如何捍衛不存在的中華民國?

民選總統與中華民國體制之關係

台奸與台農生死簿

中國國民黨是台灣文化的殺手

特權比合法更可怕

吃飯與吃人

大中國殖民主義的夕陽餘暉

中華文化的悲歌

台灣文明的最高價值是『人』

中國納粹走進台灣教育部了

中國會崩潰嗎?

速訂政府犯罪法與權力犯罪法

政府處理學運倒退68年

第五權──台灣學運的起伏生滅

最黑暗的時代,最光明的時代

欲滅其國族,先滅其歷史

中華民國憲法就是台灣國憲法

除了合法,還有什麼説法?

孔子●蔣介石●馬英九

蔣氏228活埋不死的台灣主體意識

中國黨先下,民進黨後打

「同屬一中」,憲法不通

馬英九不會唱歌,又愛唱刪掉

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台灣獨立與國際政治的變遷

從228到318的國家暴力與轉型正義

殖民大屠殺VS.和平紀念日

「跛腳總統」馬英九的歷史地位

台、中兩國需要什麼樣的論壇?

愛國的笑話,民主的笑話

台灣這次不一樣?

台南之變:中國黨必殺賴清德

為什麼台灣檢察官不能中立?

中華民國還不如大明王朝

連戰、郝柏村到底是什麼人的後裔?

馬英九,柯文哲,誰是妖魔?

永遠推翻中國國民黨的時代來臨了!

釋昭慧未斷我見,不懂佛法

獄劫疑雲與老K文化

遷建松機,整治淡水河,挑戰柯P

從陳定南到柯文哲

國會輪替才是民主的勝利

民主之鼎,司法之魂

民進黨何去何從?

白色的革命不是夢

涂醒哲•董智森•網民

弦高與郭台銘

馬友友!馬油油!夠了!

中國國民黨可以原諒,不能支持

諾貝爾和平獎的迷失

李勘是台灣民主的笑話

馬英九「殺害」馬英九

中國文化是殺人的文化

世紀黃禍:唯台入中,唯中入美

王建煊有兩種

星雲誹謗大乘勝義菩薩僧蕭平實

聖嚴和尚誤導眾生

民主就是我不相信

台灣股市會不會再度跌破4000點?

扯髮是暴力,拐踹不是暴力

玩政治,玩法律•人治已復辟現形

中國黨黨產一定可以追回來

0811嗆暴馬、抗暴警民主運動

政治是高明的騙術

如果宋楚瑜不是中國黨政敵

中國黨復辟,被統派媒體原形畢露

「學術研究」與「實法親證」

「三日青天」王清峰?

台灣撐竿跳,跳過之後

笨蛋!問題在阻力

台灣不能亡!

特別費,特別賄,特別廢?

謝長廷和馬英九的國旗體檢

要拚經濟,更要拚政治

誰是「台灣的曼德拉」?

慈濟•外交•第三次世界大戰

教育部何不另立台灣大考中心? PHP版

誰是秦檜?秦檜是奸臣嗎?

「互不否認」是21世紀最大的笑話

如何分辨政論談話節目的正與邪?

「民主內戰」,何來中間?

台灣族被殖民的文化鐘擺何時了?

反動復辟勢力比不上蔣友柏一根腳毛

平民漢高祖與權貴明思宗

台灣國真的會有法治奇蹟嗎?

誰對馬神知道太少、信仰太多?

陳水扁現象與法治奇蹟

陳水扁總統應該祭拜莫那魯道

如果林義雄發動百萬人倒扁靜坐

毛澤東分身死在台灣國之後

今年國慶日最適宜取消國慶

台灣股市會不會跌破5000?

台灣國永遠是冒險家的樂園?

被活埋的台灣主體意識

不容中國黨和馬英九搞道德混戰

施明德•蔣介石•邱吉爾•羅斯福

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爭奪第一小報

蔣經國與陳水扁的新聞、言論自由

墮落•原諒•允許•荒謬

中國文化•聖人文化•貪污文化

施明德與黎文正有何不同?

台灣人當家做主了嗎?

偉大政客的虛偽與善變

馬英九暗夜走路吹笛壯膽

地獄的自由

我就是新聞自由!我就是王法!

誰殺了馬教授?

媒體不是媒體,人民才是媒體

中華民國+中華文化=台灣總統?

洪秀柱與馬英九都是醜陋的中國人

2008,按藍喇叭,按爛喇叭

「余光中」與「李旺臺」的戰爭

台灣國統獨如何休兵?

誰是台灣的維尼西阿斯?

228大屠殺中國家暴力的質變

「中國通史」通也不通?

誰是醜陋的台北人?

即使沒有NCC,照樣捧藍打綠

中國自古屬於台灣?

美國不支持台獨嗎?

馬英九與共產黨

蔣經國的功過迷失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台灣國行憲紀念日是那一天?

陳總統、李總統、蔣總統

「臺灣國語」的迷失

高爾與宋楚瑜

馬英九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族群問題的癥結何在?

驅逐支那,恢復台灣

如果蒙古也有「反國家分裂法」

拒絕虛幻的中國桃花源!

民進黨發展路線已經面臨十字路

尊重與不尊重

李敖的褊狹

誰來救台灣?

馬魔

權力獨裁者馬英九與民主評論者謝志偉

馬英九比不上溥儀?

誰闖紅燈?誰種禍根?

證嚴法師誤導眾生

馬腳還差這兩隻嗎?

惟覺和尚誤導眾生

一黨獨大,司法獨利

星雲和尚誤導眾生

歐巴馬不是「台北人」

新台北人何時誕生?

台灣族歷史自纏的死結

中國黨民主的偶然,專制的必然

體制外乎?體制內乎?

反貪是假,反台是真

建國反貪,嗆馬反扁,並行不悖

秋海棠,中華民國十八年

給馬英九一點時間?

拚經濟,還是拚殖民?

王幸男與中國黨暗殺有何不同?

總統選舉為什麼這麼政治?

我拿他的錢,我投我的票

歡迎台北紅衛兵「放屁」

反貪腐政治效應的弔詭

台灣會有法國大革命嗎?

台灣如何使美國「反對中國」?

藍色的宗教,藍色的政治倫理

黨產義乎?選戰義乎?法官義乎?

英國王室與中國黨的生存之道

從外獨會到農民黨

李登輝打了馬英九一巴掌

王金平,別讓外省權貴瞧不起!

時勢造英雄,高處不勝寒

誰來教訓中國黨?

陳水扁肅貪不肅貪與清廉不清廉

馬英九政治危機與2007症候群

施、馬的反民主性格與氣質

誰來舉辦台灣國母語演講大賽?

施馬之亂的最高強盜形式

選舉傾向有顏色,選民水準無高低

驅逐紅衛兵,恢復美麗島

一代記者金恆煒

民盟政爭汙染了台灣寺廟

施明德的如果與但是

批扁對,反扁可,倒扁錯

政治鬥爭與人民戰爭

台灣國文化大革命了?

馬英九瞧不起台灣人嗎?

統媒+馬神=貪腐+無能

他們又在打永遠的預防針了

馬英九不知道,就是知道

誰是「法律戰」襲擊之首?

只有紅與綠,沒有藍與綠

台灣的革命與不革命

趙建銘與中國黨誰比較可惡?

誰有資格批評趙家?

品格與立場,龍應台與龍殃台

台灣人流浪在台灣

中國男人馬英九不如阿拉伯女人蘇爾丹

是數典忘祖?還是亂送一個祖先給別人?

胡錦濤會不會是下一個米洛賽維奇?

「孫文」與「孫中山」是兩個人

催生228大屠殺治罪特別法與特別法庭

莫那魯道不懂,賽克也不懂

228大屠殺的因果關係

馬英九特務之辯

告訴李濤:要生活,也要統獨

獨派正名,就從撰文與口語開始

馬英九「反中不反共」?

唐山客與支那客

「二○○八」不是「二二八」?

沒有大審中國黨,何來公平、正義與和諧

新年新願:從台灣人民票選國歌做起

虛偽的國度,虛偽的選民

三一九抗爭結束了嗎?

民主之亂何時了?

馬關條約症候群

馬英九解散中國國民黨?

台灣人的兩種抉擇

支那化乎?台灣化乎?

台灣人的歷史悲情何時了?

真正的台灣人已經消失了?

人民輸家

莫那魯道與楚瑜英九

不敢面對祖先的台灣人

是去殖民化,不是去中國化

何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