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侍一郎  專欄

陳其邁把大外宣打成大內宣

對陳其邁候選人的諫言建言

哲學的與文化的相對主義

「普篩」與觀光,自卑與自戀

神經衰弱、道德價值觀偏執依存症

烏龍外交部和無心部長

柯文哲挖陷阱,綠營不一定要跳!

低智與私欲——淺看罷韓

雅典FU症候群

疫情下,台灣不宜自滿、自傲

武漢肺炎疫情中的台灣新機

○ 中國肺炎大流行中的變與不變

衝刺階段,陳其邁應改變戰術

8月15日,你會被嚇一跳嗎?

論理爭文化:為台醫溯源

立院自囚事件下的國民黨

從政治策略看監察院人事

陳其邁的補選就一定勝選嗎?

替朱立倫指點一條生機

漸化轉進:台灣先行、保留中華民國

沒有味覺、嗅覺看軍艦疫情

護照、華航LOGO的換與不換

疫情下的內政外交遐思

冷靜的批判:要不要輸血保命?

冷靜的選擇:先救哪一個?

疫病面面觀:美國的拜登、川普

不要輕率的以台灣角度看美國

特大號的豬隊友

媽祖遶境的人間亂象

武漢肺炎現象的現狀(續)

辣台妹不割蓆

焦慮與不安

柯文哲的黃昏(二)

選舉、資訊、慣習

打仗與作戰(續)

一種險惡但真實的假想

疫病面面觀:英國強森和日本安倍

疫情現形記:柯文哲

台灣人知難化險的海洋民族性格

氣勢與時事•罷韓與罷盧

台灣先行——新台獨的形成

武漢肺炎現象的現狀

情緒的檢驗

不安的力量

柯文哲的黃昏(一)

見利忘義的衝浪者

打仗與作戰

刺客軍團與退色政客

常識與超限戰

不是素人,而是俗廢!

箭劍攻與防

舞台上的熱鍋螞蟻

喜樂島要完成甚麼驚天大業?

罷工是潮流、未必是很潮

藍化偽綠的真面目

蠢事亂象

驗證先於團結

Get Real 檢驗

做好準備面對洗禮(續)

○ 批判的實質

彭文正的症頭

實證不論,情緒先行

柯文哲,請別胡亂牽扯蔣渭水!

黨國政經媒的「利維桑」

樂觀的入口、悲觀的起點

謠傳網路上找不到蔡英文博士論文?

賴清德的禍害

蔡英文真的無能?

賴清德的牌技

台灣現狀的思辨

做好準備面對洗禮

知見分解——媒體的封閉與偏頗

裝瘋賣傻話聞人

混蛋打混仗

疑問與疑念

邪道非常道

被日頭曬老的大老

情緒的奴隸

「維持現狀」可改為「尊重現狀」

選後雜(怨)嘆

選後淺談「愛與非罪」

2018選後雜言

選舉前的假說

○ 衝浪者的冬天

混蛋之為混蛋

以管窺天、見微以辨

造王者與影武者

有關概念的辯證

愛心、怒氣與恨火

資訊、選戰與殘屍

輸贏勝敗

變調的台灣

英雄在哪裡?

只有死亡才是終結!

台灣的掙扎

政客的真面目

支持柯文哲的白紅能持續多久?

政治認知的遺害

全台最大「咖」

綠營挺吳音寧,錯在哪?

造就選舉成功最大因素:「初心」

政治世代觀

邊緣化綠人的蠢動

獨派大老?

《時代力量》抗爭的意圖

民進黨要無能作態到何時?

民進黨不要成了七月半的鴨子

○ 別再「卵杷捏著」禮讓柯文哲

令人很火大的咬布袋政治老鼠

中國攻台三支箭(三把劍)

惡聲至必反之,才足以護法

台灣之內外夾攻現形記

蠢貨搞政治

縮頭縮腦的民進黨高層

和或不和、打或不打

政治三兩事

時力和民進黨對幹是砸自己的腳

日本現代關原之戰

柯文哲選票來源的野氏估算

台灣的阿基里斯腱

綠營是自信心喪失的重度患者?

柯文哲的心•薛丁格的貓

懶惰、勤勞與貧窮

辯語言、看文言文

台、日兩國的運與道

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

道理不求、何來道德

「多情無腦筋」的人和言行

學生非學生、教授非教授

自自冉冉對錯與倫理:結論

自自冉冉對錯與倫理

一例一休的爭議與憂鬱的學問

世大運行情能持續多久?

辯論與運動

兩篇報導、一個事實

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嗎?(續)

台灣人驚死、愛錢、好面子嗎?

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運動暴發戶

戰與非攻

衝浪與觀潮——看蔡林政府第一年

阿扁的特赦

自自冉冉對錯與倫理(續)

自自冉冉無疑念

台灣正名(三)

台灣正名(二)

蛋頭的蛋頭正義

七嘴八舌話原民

實證和情緒、信任

台灣的現代病灶

我當然反特赦阿扁

局勢與「豬」絲馬跡

英雄如果不在

台灣需要「進步」的民進黨!

政治人物牝雞司晨,知識分子不務正業

價值不是肩章勳章,而是實務的實踐!

轉化「台灣維新」成台獨建國運動的新價值

自由的方向──利維桑在哪裡?/野侍一郎

台灣正名

挺同、反同?

獨裁的魔與弱腦

極端鄙視輔大事件

我反對廢死

特休斯飛船與台灣現況

道聽塗說及司法院正副院長

現代病灶:數位化政治強迫症

2016大選之後的另類思考

離開歐梅拉斯的人們

英雄何在?民進黨黨魂何在?

綠營對政治經營的初心消失或變質了?

作者/野侍一郎(Ichiro No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