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路電視台政治修理站首頁

對台灣歷史的認識不能缺乏台灣文學/胡長松

連結程式碼:

https://youtu.be/qh-IPxVnIRs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宋澤萊從1970年代開始就是台灣鄉土文學作家中非常重要的代表人物,我說他重要,不但是在小說創作方面寫出重要的代表性作品,主要是說他的觀點中都有洞見,也許不是動見觀瞻,但一直是站在台灣本土文化的主流之中,比方他寫《廢墟台灣》,就掌握了環保意識主流。

 他在1987年時,用台語寫小說,開始走進台語小說的創作和追求,因此,在他的眼光中,能夠保持跟土地與歷史脈絡連接在一起的神祕能力,我感覺那是蠻神秘的,那堶惘酗@種洞見,有時你不知道那種洞見是從哪裡來的。今天我們可以慢慢了解其中一些智慧。

 宋老師除了是一位文學作家之外,更重要的,他是歷史科班,因此,結合文學與歷史,對於歷史的看法,使他產生了一些洞見,這是文學與歷史之間的關係。我等一下會來談文學與歷史如何產生互動。

 宋老師今天的題目就是要談這些,我先來談個人對《台灣文學三百年》的粗淺看法,我認為愛好文學的人都應該擁有一本,因為這本書有不少文學理論,不只是「文學四季變遷理論」,還有一些與文學有關的理論,比如「四季變遷理論」與它的文學原型理論有關,裡面有跟修辭的關係,有寫作者自我跟外界的關係,還有跟意識形態的關係,談到意識形態理論,如果你想了解各種文學理論,本書都有很好的介紹與解釋,他是以小說家的文筆在寫理論,所以很容易讀。

 另外,裡面有很多文學的文本,這是非常寶貴的,台灣的文學文本一直受到扭曲,比方去年在談國文課綱的問題,始終抓錯重點,只是在談白話文與文言文的比例,其實重點不是在這裡,而是你讀的文學必須由台灣人來寫,也就是關鍵在於本土與非本土的問題,我的意思是台灣本土作家,包括清國時代有很優秀的文學作家,當然那個時期是用文言文寫的,但是,寫出來的文學並不輸中國的陶淵明,也不輸蘇東坡,它有台灣的陶淵明、蘇東坡在裡面,只是台灣人自己不知道,可惜這一塊並沒有人去重視。

 我們的中學教育,對於文學教育(包括文言文)其實都應該要革新,不過,在課綱裡從未有人提到這點,而誤認為文言文全部歸屬中國人,這是不正確的,因為站在台灣人的觀點,台灣也有不少優秀的作者,比如包括陳肇興、李逢時等人都非常優秀啊,這些古典文學的作家在那個時代都十分優秀,但台灣有重視嗎?

 我為什麼強調這一點?我手頭有一些世界各民族的詩選,像愛爾蘭詩選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編?可能是從西元六世紀開始,一編就編一千年,包含了在愛爾蘭土地上各族群的代表性詩人,他們站在愛爾蘭的主體上去看愛爾蘭文學,同樣的,站在台灣主體上來看台灣三、四百年有甚麼文學,清國時代的台灣文學是使用文言文,是不是應該重視那些用文言文寫作的台灣人?本土台灣人的文學不是五四運動那套價值觀,台灣的本土價值觀不是外來的價值觀,而是屬於這塊土地的價值觀,你必須去重視,不過,我們其實是一片空白。

 在我的年代,無法讀到1945年以前的台灣文學家,讀的都是外省文學家的現代文學與中國古文學家的作品。現在是有進步了,已經推到1895年以後的台灣本土作家,如賴和等等,至於1895年以前則仍然是空的。各位讀過日治以前台灣作家的作品嗎?都是零,是吧?這是既可憐又恐怖的,站在文學角度來看實在是可怕。今天幸好有這本書,宋老師埋頭研究,我去他家看見一整套《全臺詩》,他把裡面的好東西挑出來,包括陳肇興等人那個時代的好作品,讓你一讀覺得不需去讀中國的陶淵明、蘇東坡,我們就有自己台灣的王維、陶淵明,這是有很重要的邏輯,透過這本書所引用的文本就會有很大收穫,也會感覺特別有價值。因為沒有人會這麼有系統地告訴你過去的台灣人是如何寫文學。

 宋老師等下會談「四季變遷文學理論」,為什麼我們要讀這些文學的歷史?文學與歷史的關係到底是如何?它最直接的關係就把歷史寫進文學裡面,有一些現代作家會這麼做,但今天不是談這個;也有一種說法是:歷史本身也是一種文學,今天也不是談這個。今天要談的是《台灣文學三百年》所揭示的,文學是歷史非常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說,對歷史的認識不能缺乏文學,過去,我們一直很重視政治的歷史,亦即政治大人物的歷史、社會變遷的歷史,但我們比較缺乏的是對文學歷史的關心與理解。

 為什麼?政治代表的是權力運作演變,有可能是群體或公眾的權力關係演變的歷史,文學呢?它代表的是土地上人的意識,那可能是一個族群集體意識(認知)演變的過程,認知他是怎麼樣的人、認知他面對怎麼樣的處境,或集體對這塊土地感情傾向的意識(不管那種傾向識愉快、喜樂或悲傷),這塊土地上的一群人在整個時代裡,無論從政治史發展、社會史發展、官方歷史文獻紀載來看,全部都是空的,只有一個地方留下一點蛛絲馬跡,那就是文學。

 因為一個文學家逃離不了那個東西,他必須把這塊土地上集體的意志、見識、處境的反映、情感寫出來,文學就像個窗口,讓你看到這塊土地那個時期的狀況,那麼,寫的人是誰、觀點、意識形態如何,自然就會跑出來,所以,這些東西很重要,不光是做文學的人要關心這個問題,連做政治、社會歷史、運動等等的人都應該關心這個問題,他們才不會脫離群眾,也才會了解這塊土地三百年來人心意志、情感的脈絡,沒有這些就像吊在半空中而無法落實。這是台灣目前非常大的問題,大家看政治只看誰的票比較多,而不看誰了解、掌握這塊土地人心意志走向、認知傾向。

 今天大家在這裡可以說很幸運,宋老師這本書提供我們一個方法,他的方法不是憑空出現的東西,那是以西方理論脈絡為基礎,最早可能是從史賓格勒《西方的沒落》和佛萊那邊來的,後來對他最直接巨大影響的是佛萊,融合他們的理論,從廣泛的歷史概念(文化史、政治史、社會史、文學史....等等)去看待歷史,不是記錄在文本上的而是實體的、有生命的、有整體脈絡的,它會出生、壯大、衰老、生病、最後敗亡死滅,透過這種觀念,它是生老病死在運作,也就是宋老師說的「春夏秋冬循環」。

 所以,當我們能夠了解這種狀態之後,就會知道回歸到我們台灣人身上時如何看待我們的處境,如何了解我們處在歷史哪個階段,這是文學可以幫助我們、啟示我們的,那能給我們很重要的啟發,甚至它可以像先知一樣的預言,它會告訴你這個族群未來的走向,最棒的文學是這種,它也會告訴你台灣人未來十年、二十年或五十年將走向哪裡,以及你現在面對怎麼樣的命運,台灣文學家現在是往哪個方面在做努力,因此,文學這個東西是活的,不是課堂上高中課本教的死的東西,它是活跳跳的、在生活中的,而且不僅是跟從事文學者有關,還跟從事政治、社會運動、文學運動切身有關,如果無法瞭解台灣三百年來在歷史生命裡的演變,那麼,你就會走上不對的路。

 我的小小引言,主要是想讓大家知道這些東西有多麼重要,當然,我無法說清楚這些東西,必須請大家聆聽宋老師的闡釋。

 

2018.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