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與國族專題政治修理站首頁

賴清德,不要成了深藍的靶啊!


/謝志偉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本文轉載自謝志偉粉絲頁,原題是『蔡賴之爭——也問:遵守民主規則有那麼難嗎?』。】

 今天(22日)民進黨中執會開得相當離奇,但我要跟大家確認一件事:決定作「對比式」民調,是「回歸」也「符合」民進黨自己的「民主」規則(如果一定要初選的話),賴蔡雙方都無異議同意,至於「對比」的「對象」是誰或怎麼決定,是另一個問題。

 由於仍有人在繼續明指小英「作弊」,或暗示小英要求卓主席「扯爛污」等情況,加上看到「對比的對象」尚未確認,賴又逕自决定是「韓國瑜」,有無誠意不論,但民進黨的機制尚未決定以誰為對比之對象,就有參選人挑好「對象」並據以設定輸贏條件,不是又違反了一次「民主」規則?

 然後,他又説:「任何人要贏,一定要乾淨的贏!」這,當然不會是在懷疑他自己。

 再強調一次,所有對小英的辱罵或批評,不管對或錯,都不能把見仁見智的「小英執政沒作好」當作跳板,而在不提證據的情況下直接指控「小英初選必作弊」。我思前想後就決定把我已寫畢而忍住不發的文章一字不改地貼出如下:

 遵守民主規則有那麼難嗎?這句話自從賴登記初選後,一再被挺賴的朋友們拿來質疑蔡及挺蔡陣營所用,聽起來,理直氣壯兼簡潔有力,再加上某政治學教授(民調專家)一開始即藉電影「神鬼戰士」之譬指控小英就是那個卑鄙無能且以偷吃步手法先刺決鬥對手腋下一劍的王子,而賴則是那位被先刺一劍卻仍勇敢奮戰的將軍。

 繼而最近某學者又以「詐賭」描述小英(陣營),再搭配賴本人之哀怨指稱「我箭射出去了,靶卻被挪開」,一時之間,彷彿蔡本人及挺蔡陣營是當場被抓包而罪無可逭。

 這些,不知別人怎麼想、怎麼看,我倒是一直覺得越看越難看,越看越難過,不得不再說幾句話,雖然挺賴者要我保持中立有之,要我閉嘴有之,誣我為保官位賣良心的也不少。

 既然要談「民主」規則,那,好吧,算了,就依他們理解的「民主」規則去進行好了。那請問,按照民進黨的民主規則,一個多月前(4月10日)就該作「對比式」民調了,那,不要說當時,請問,到今天,「對比」的對象是誰?哪一個?哪幾個人?哪幾個黨的候選人?在、哪、堙H

 3月13日訂的規則若不改,大家摸摸良心,能用嗎?既然不改就不能用,為什麼堅持要改的那方就硬被污衊為「作弊、偷吃步或不乾淨」?公平嗎?而既然要指控蔡「作弊、偷吃步」,指控小英「不特赦扁、放縦匪諜、五星旗等」,就算通通為真,也不能就當作「小英詐賭、作弊、偷吃步」的證據啊?

 有個學生每天穿得破破爛爛來上學,也許身上還發臭,上課也老遲到,怎様,您能就憑這些認定,他考試一定作弊嗎?至於身上髒臭,衣著破爛,又老遲到,也可能是幫父母撿破爛以維生啊!

 連主要挑戰陣營(不只一個:藍、白)的「對手」(不只一個:韓、郭、柯....)是圓是扁都不知道,是要對比啥?還是要買副「對筆」來抽簽?但照指控蔡「作弊、詐賭」的說法,不立即作民調,就是蔡「詐賭」!那,作啊,作啊!但,不要說那時候,連過了兩個月的現在,對手是誰,都沒個凖唉,是要怎麼作?

 那麼,可不可以説,原本堅持一定要在登記結束後一個月內就必須作民調的人是「詐賭」未遂?這麼説太殘忍,說真的,也不公平,我寧願相信,那真的是他們的感受,而非意圖。但接下來,事情是怎麼發展的?

 一開始就知道「對比式」民調作不了的挺賴陣營(其實説反英陣營應該比較正確),就先拼命作「互比式」民調以「證明」小英輸賴一大截,並藉此指控「都已開賽了,才改規則,就是因為小英輸不起,拖時間,最後一招就是沒收初選,再不行,退黨參選威脅民進黨(中央)就範」。

 敢問,不延後,就是要作「互比式」的嘍?那是誰在違反「應作對比式民調」之民主規則?好,不能不延後的原因才不是什麼「小英耍賴」,而是要求立即照民主規則作初選的對比式民調根本無從作起!

 大家有沒有注意到,至今所看到的所有諷刺小英詐賭、偷吃步的最典型之比喻,就是以蔡、賴兩人賽跑為原型,並指「只要賴跑在前面,小英還在後面追,終點就一再往後挪」?

 這個比喻和「神鬼戰士」之譬一樣,都很傳神,但也都一樣無效,因為都是「互比式」譬喻!百分之百違反他們自己口口聲聲所堅持的民主原則:民進黨規定的「對比式」民調!那,到底是誰在偷吃步?

 因此,若拉回「對比式」民調的民主規則來進行初選,賴、蔡分別須和敵對陣營的同一人選作民調,看誰贏較多或輸較少來決定誰代表民進黨參選明年一月的總統大選。如此看來,不管怎樣延,蔡多一天,賴不會少一天!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何來偷吃步之嫌?更別説,對比式民調的對象都還沒搞定,要遵守「民主」規則,能不延嗎?

 就此看來,賴清德所説的「我箭已經射出去了,靶卻被挪開。」是錯誤的描述,實情是「我箭已經射出去了,蔡卻被挪開」才對!因為他瞄錯了靶!不挪開,誤把自己人當敵方靶,胡亂拔箭就射的結果,他「承擔」不起的。

 清德兄,清醒些,能幫你的是別人,能救你的還是你自己。獨派的人駡小英就算了,看看那些之前對你沒一句好話的深藍如何利用你來打小英:「李X秋說賴清德聲聲哀號,希望蔡英文約束自己的網軍,希望初選能夠舉行,希望贏了可以獲得小英的祝福,就可以大致了解蔡英文的暗黑手段多麼令人不寒而慄。」

 你沒有在射箭,你是被當作箭在射,而小英就是他們的靶啊!他們要真的有利箭,還需要幫你「打抱不平」嗎?你不會天真地誤認為,若你真的出線了,這些幫你打抱不平的人就繼續幫你吧?不,到時「幫你吧」就會變成「把你作成靶」。對付小英,你,是他們撿到的槍;幹掉了小英之後,你,就是他們的靶啊!

 最後,說這麼多,說回來,我還是認為,行政院長挑戰提名他共事直到九合一選舉的總統,是有先天的基本矛盾。猶記得,去年八月我返國述職,蒙您單獨接見,我聽您作為小英的行政院長對政府各重大政策侃侃而談,從綠色能源到轉型正義,從年金改革到國家認同。告辭時,我的心情是十分愉快並對台灣充滿信心的。這個信心在七個月後卻夾雜著了許多憂心。我今以多年老(戰)友的身份提醒您:「反英」和「挺賴」是兩回事啊!

 要問我,為何這些人反英到此不堪之地步?唉,孩兒沒娘,說來話長。倒是也順便在此提醒那些說我「為了保官位,貪好處而挺英」的朋友們,考慮一下,依你們的邏輯,那,反英的人士不都是「因為沒分到官位或好處才反英」?

 對此,我很清楚且驕傲地告訴你們,我兩個兄長朋友,反英的金恆煒和挺英的林保華都既不謀官位也未得好處,兩人對台灣的掛心也都無分軒輊。

 而無分軒輊卻涇渭分明,這樣的掛心令我憂心。


 

 


韓國瑜不懂自經區?能混則混?木馬屠城?(完整報導)

https://youtu.be/lUJYNPb6h8Y

 

2019.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