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區 回首頁

中國軍力「被」強大,是誤國誤民

/戴旭

http://www.southnews.com.tw

推到Plurk  Facebook分享

 一頂世界最高的紙軍帽,被中國社會科學院很認真地扣在了中國自己的頭上。在24日發佈的《全球政治與安全報告(2010)》中,社科院認為中國綜合國力排名世界第七,而中國軍力僅次於美國「排名世界第二」。

 筆者聽到後的第一反應是,中國軍力儘管過去一直「被」西方某些人的語言加工說成是強大,但顧及基本事實,誰也不敢與美國相提並論;此次中國自己的「權威機構」卻突然自封「世界第二」,真讓人哭笑不得。

 一、軍力是國力的直接證明

 社科院根據軍費、軍隊人數和武器裝備三個方面的指標,認為美國軍力世界第一,中國第二,俄羅斯第三。這種數學方程代入的評價方式,完全沒有體現軍力即國力、國力即工業和技術實力的社會常識。

 美國軍力世界第一,那是美國以航太工業、航空工業、造船工業、資訊工業、生物科技等構成的國家綜合實力獨霸全球的結果。一個國家能生產什麼樣的工具,就能生產什麼樣的武器裝備,以美國這種強力經濟形態,鍛造獨霸天下的軍隊,是自然而然的。

 反觀中國,是房地產型經濟,這樣的經濟形態只能製造鑽地堡的軍隊。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沒有大飛機、沒有大軍艦、沒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電腦產業,因此,軍隊比較先進的作戰平臺只能大量進口,很多國產武器平臺發動機和一些核心技術都要依賴進口的原因。

 雙方的經濟和技術形態根本不在一個時代上,美國是工業和信心時代,中國是半農業半工業時代,這個決定雙方總體實力的根本性指標不能並列,軍力怎麼可能並列為第一、第二呢?

 美國的經濟是靠技術創新拉動的,我們是靠政府投資拉動;美國憑藉高技術的波音飛機和軍火產品在賺全世界的錢,我們只能靠蓋在自己土地上的房地產從自己民眾中涸澤而漁。這種狀態持續得越久,雙方國力的差距也就越大。

 一些學者不看雙方GDP的構成,也不算人均GDP的對比,只比較GDP總數字,看到中國GDP即將超過日本列世界第二,於是,也認為中國的國力是世界第二。就好比兩個運動員,一個是靠大強度登山、長跑鍛煉增加肌肉,一個靠拼命地吃東西長肥肉,雖然是同樣的重量,能有一樣的力量嗎?

 美國軍隊現在奉行「一小時打遍全球」戰略,作為「第二」的我們一小時能打遍哪里?看看2008年軍火銷售記錄就一清二楚:儘管金融危機影響深重,美國在全世界的武器銷售仍然近四百億美元,連續保持幾十年第一,俄羅斯是80億美元;而中國是20多億美元。這才是三方真正的國力和軍力寫照。

 二、衡量現代軍隊實力的指標是什麼?

 社科院在解釋為什麼中國軍力排名世界第二時說,這是因為中國軍隊人數第一,而且還擁有7000多輛坦克。這就更加荒謬了。

 前不久,在索馬里亞相繼發生美國和中國商船被劫事件,兩種不同的解決結果,已經形象地說明瞭兩國軍力的差距。那不是第一和第二排名之差,而是一代和兩代技術形態之差。

 中國在索馬里亞海域有3艘最先進(和自己比)的軍艦,為何對8個農民海盜束手無策?這是因為中國沒有全球定位系統,無法及時發現和準確跟蹤被截船隻;第二,沒有航空母艦集群和其他快速、遠端投放軍力的系統,即使發現也無法採取軍事行動。眾多的軍隊人數和龐大的坦克數量,在這堥S有絲毫意義。

 這就說到什麼才是現代軍隊實力的指標。人數眾多,只在冷兵器時代才有意義。

 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的時候,英軍4000多人縱橫海陸,而清軍百萬之眾望洋興嘆。而坦克的價值,也僅僅在二戰時期的機械化戰爭中。1991年海灣戰爭,伊拉克坦克數量與對方相當,正規軍和民兵人數則超過美國等聯軍10倍,伊軍卻被打得落花流水。

 21世紀世界軍事已經發展到空天一體、精確打擊時代,中國社科院仍以六十年前地面機械化決戰的過時思路刻舟求劍地評判當代軍隊,怎不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在速度擊碎規模的理念普及,空中化、高機動、資訊化成為現代軍隊基本標誌的今天,人數和過時地面裝備數量眾多是落後的標誌。

 正是基於這一情況,世界著名的藍德公司認為,如果算上核武器和核潛艇,中國的軍力勉強可算得上世界第八,如果剔除這兩種無法用於高技術常規戰爭的東西,中國的軍力只能排世界第二十四位。

 美國是最警惕中國軍力發展的國家,其權威研究機構的結論尚且如此。這還沒有算美國軍隊是全球部署,中國軍隊是國土防衛的因素。相比之下,中國社科院對中國軍力的世界排名真是莫名其妙。

 俄羅斯軍事專家亞歷山大•薩庫爾說,戰爭不僅僅看金錢。雖然中國創造了經濟奇跡,但並不是依靠科技發展,而是依靠廉價的勞動力取得的。中國軍隊並不像外界所說的那樣強大,俄羅斯軍隊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之一。

 很多俄羅斯媒體認為,中國在軍事理論、裝備方面的差距,是全面性的。前蘇軍的一位上將伊瓦紹夫對中國社科院評論軍力感到奇怪,在俄羅斯,軍力評估一般是由總參謀部或國家安全委員會做出的。他說,中國如果想要扮演世界第二軍事強國的角色,應該在世界大洋和其他大陸展示自己的能力。

 三、GDP泡沫正蔓延到學術界

 在經濟界奉行GDP主義,政界以GDP為政績指標的現實情況下,到處彌漫財富泡沫,一種以製造財富神話為特點的新時期大躍進運動,正在中國各地如火如荼地展開。

 餐飲業在創業板上市,洗腳業成為某些地方支柱產業,地王身價不斷翻升,大飛機兩年前立項,有關部門不久前居然宣佈今年底就準備試飛等等,都是這神話系列中的故事。

 奧運會極盡奢華、排場;全運會開幕式又直逼奧運會。但是,在世界金牌第一的華麗外表下,是中國小學生近視率22%、中學生近視率超50%,大學生近視率則達70%以上;在城市化高速發展的背後,是中國戰略產業全面空心化和環境的極度惡化,社會衝突頻仍。剛剛和法國簽署的大飛機發動機項目,無聲地戳破了航空工業準備十年達到GDP過萬億的皇帝新衣。

 這種只看外表,不重內在的泡沫化思維,也蔓延到學術界,並最終影響到對一些重大事情的客觀理性分析。社科院關於中國軍力的報告,就是這種「新大躍進」的學術產物。中國這種發燒式的病態現狀,真讓人憂慮。

 四、虛幻的強大誤國誤民

 沒有採用現代國家和軍隊實力對照標準,是此報告的一大缺陷;而沒有引入軟實力的概念,則讓社科院的這份報告基本上不具備參考價值,充其量只是一次「學術閱兵式」。

 國慶閱兵式鼓舞人心,正步方隊、新裝備固然壯觀,但真正決定國家軍事實力的,是軍事工業的硬實力;軟實力部分,真正體現軍隊戰鬥力的核心東西,是先進的戰爭理念,是豐富的現代戰爭經歷,是高昂的戰鬥意志,是全民的尚武精神。這恰恰是我們最欠缺的。

 如果這份報告的結論是成立的,那麼,解放軍的軍史應該是另外的樣子;兩萬多人的塔利班遊擊武裝讓美國和歐洲大軍面臨失敗的阿富汗戰爭現狀,更是無法解釋。

 每一個中國人都希望國家早日強大,但這要靠對社會發展規律的正確把握,和持之以恆的勤勞努力,而不是憑藉投機取巧,更不能靠自欺欺人自吹自擂,打腫臉充胖子。

 晚清洋務運動後期,中國朝野和西方很多人認為中國正在崛起,堅信以中國豐富的物產,如積極變革,「成為世界最大強國,雄視東西洋,風靡四鄰,當非至難之事也」,中國人從上到下都認為中國比日本強大,北洋艦隊比日本艦隊強大。

 但是,1894年一位叫宗方小太郎的駐華間諜認為,這是「只見形而下未見其形而上」,通過對清朝全面的剖析,他認為大清國不僅官場腐敗,而且「全民都腐敗」,全民喪失信仰,社會風氣江河日下,雖然表面上不斷改革和進步,但「猶如老屋廢廈加以粉飾」,不堪一擊。

 另一位日本駐華人士副島種臣說,「謂中國海軍之可慮,則實不足以知中國也。蓋中國之積習,往往有可行之法,而絕無行法之人;有絕妙之言,而絕無踐言之事。先是以法人之變,水軍一旦灰燼,故自視懷慚,以為中國特海戰未如人耳....,於是張惶其詞,奏設海軍衙門,脫胎西法,訂立海軍官名及一切章程,條分縷析,無微不至,無善不備。如是,而中國海軍之事亦即畢矣。彼止貪虛有其名,豈必實證其效哉?又何曾有欲與我日本爭衡於東海之志哉?」

 宗方小太郎判斷,早則十年,晚則三十年,中國「必將支離破碎呈現一大變化」。在清朝舉國上下都被崛起、盛世、強大的幻覺所迷惑之時,看清中國真相的日本決定對華開戰,以「改造中國」。

 以史為鑒,今天的中國如何?內部的情況,國人大都心埵頃ヾF外部,美國對中國構築的「C字型」包圍圈已到中亞,中國周邊危機四伏的情況不亞於清朝末年。

 當此民族危急存亡之秋,作為權威的研究部門,對於國家發展狀況的描述,即使不需要刻意強調憂患意識,也要有基本客觀的科學態度和嚴肅認真的精神,把實情告訴國民。

 如果中國真是世界軍力第二,怎麼會有這樣的形勢?如果我們現在真是世界軍力第二,國家統一問題、海洋和領土權益問題,是不是很快都會迎刃而解?掩耳可以盜鈴,自欺不能欺人。這種虛幻的強大感覺,將在很大程度上麻痹國人的神經,對迫在眉睫的威脅視而不見。

 正是擔心當年大躍進的舊病復發,所以,中央屢次強調韜光養晦。社科院的這份報告,缺乏對現代化國家標誌和軍事常識的一般理解,除了為國際上別有用心的中國威脅論製造者提供攻擊中國的靶子以外,沒有任何意義。在遭到國人炮轟之後,報告的起草者又說不要當回事,這又體現出沒有學術良知:難道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以承載著國家信譽的部門發表的報告,只是為了嘩眾取寵嗎?中國人該從夢中清醒一下了!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9.12.29